我不能让各位觉得我是条坏狗、烂狗、low狗。

一周前过世了一位大佬:纽豪斯。

他是著名杂志《纽约客》的老板,当然,他还有很多其它杂志,比如《Vogue》。

《纽约客》在1993年刊登了一幅漫画。

null

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条狗。

到了2000年,这幅画可能是纽约客史上被重印最多的一则漫画,作者也由此而赚了数万美元。

但很显然,这幅画描绘的是网络的史前时代。

今天,还有人不知道你是条狗么?

如果有需要,人们甚至能知道你这条狗的祖宗八代血统脉络——术语叫“人肉搜索”。

既然各位都知道我是条狗,接下来的问题就变得很重要:

我不能让各位觉得我是条坏狗、烂狗、low狗。

2010年,刚刚结束了内测的新浪微博,和我所在的交大媒体与设计学院达成了一个基于数据库的合作:做一份类似白皮书蓝皮书的研究报告。

基于此项研究,微博向我们开放了它的后台数据库。

这使得我对微博在当年4月份时搞的一项活动得以全样数据的观测——在七年后的今天,可以被很不准确地称呼为“微博大数据告诉你所不知道的一件事”。

新浪微博发起了一个带绿丝带的活动,参加者会在自己的微博名字边上多一个绿丝带的符号,以表示ta对彼时青海玉树受灾群众的哀悼之心。截止到某个日子,在活动发起日到该日有登陆的用户中,v字认证用户有51%悬挂了绿丝带,非v用户的比例只有20.5%,而粉丝数排名前2000的大v,比例上升到57%。

我们很难得出结论说,大V比一般的V更有同情心,V比非V用户更有同情心这类不着边际的论断。

我们只能这么说:大V比V,V比普通用户,更愿意让别人知道ta是有同情心的。

这个例子,近乎完美地诠释了戈夫曼的“自我呈现”。

当你一旦“实名”(也就是别人知道你是谁)后,这个所谓虚拟的社交网络,就是你的前台——这个词也是戈夫曼在书中创造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