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带V且我认识的某知识分子,忽然发出了一条微博:

某年某月某日,我在微博上闲逛,发现到一个特别有趣的。。。姑且称之为小事件。

一位带V且我认识的某知识分子,忽然发出了一条微博:

null

我怀着非常大的恶趣味,立刻截了屏。因为我预判的是——根据我对他的了解,他会飞快删除这条微博。

根据微博附属产品微盘的机制,当你下载一个文件后,它会默认帮你自动发出一条类似上图的微博。一般只有微博素养很高的人,才会很小心地去去除那个自动发微博的勾选框。

正如我所预料的,事主在非常快的时间内,删除了这条微博。但他的粉丝量比较可观,还是在几分钟内引起了二位数的转发和评论。

这是一个“后台”的行为进入到“前台”中,所引起的一点点小尴尬。

一位成年男子,出于种种原因,看一段不雅视频,其实并没有什么。

但后台行为是不能给人看的。

有的人对后台定义比较宽泛,比如如果我要是被自动发了这条微博,我并不觉得这是不可以进入前台的。

有的人对后台则定义非常狭窄。有一个传说,说是宋美龄绝对不允许蒋介石见到她刚醒的样子,一定要梳洗后蒋才能见到她——睡眼惺忪这种事每个人都有,但对自己的丈夫都要定义为“后台”,这算是非常极端的案例了。

但人的前台并不是只有一个前台,且在不同的前台,后台定义也不同。

在不同的场景下,我们需要扮演不同的社会角色。

一个医生,在病人面前轻易不能表现出你的病特别得疑难杂症,我也搞不懂,诸如此类的行为话语。但若以进修的身份在参加某个学习或讨论时,面对更高等级的大咖名医,表示我不知道,并没有什么。正相反的是,一副完全了然的神色,未必是对的。

中国有一句古话,”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“,话丑理端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